6月14日晚8点54分,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医生王剑青走进杭州市公安局上城区分局小营派出所报案。

  杭州警方连夜给王医生做了笔录,桐乡警方展开深入调查,逐渐揭开了一起离奇事件的真相。昨天浙江警方独家向中国长安网记者披露了作案细节和动因——

  王医生称,尿液里检测出有“百草枯”的病人叫陈某,50多岁,是6月7日在他儿子、妻子和哥哥的陪同下从桐乡赶过来看病的。

  当天,陈某神志清醒,但是喉咙肿痛说不了话。据陪同看病的家属描述,陈某因关节痛,在当地一家卫生院配了中药,没想吃了两天就上吐下泻浑身不舒服。

  第3天到当地医院看病,检查出来是尿毒症,当地医院的医生觉得情况严重,建议他到省会城市去医治。

  浙医二院门诊的肖医生做了检查化验,发现陈某病情确实很严重需要住院。血肌酐是衡量肾脏功能的化验指标之一,正常男性不超过104umol/L,而陈某的血肌酐高达800多umol/L。

  当时陈某的病状是肾功能衰竭,医院收治后给病人做了血透、抗感染等对症的治疗处理,可没想到陈某病情短暂稳定后突然又急转直下。

  “如谷丙转氨酶,黄疸指数进行性上升,之后又出现胸闷气急,喘不上气,血氧饱和度只有70%左右(正常人95%以上),必须时刻吸氧等状况,这是肝功能和呼吸功能衰竭的症状。“王医生说。

  根据她多年的经验,陈某的症状倒有点像百草枯中毒,“于是今天我们给陈某做了检测,真的发现尿液百草枯是阳性!”

  “我们多次询问过病人和家属,都说没有碰过农药,症状就是吃中药引起的。但是我们查了中药药方,并没有发现有毒有害物质。”

  “病危通知书发了好几次,她依然神色平静,还说如果普通病房里抢救不回来,到时候就拉回老家算了!”

  当时医生怀疑陈某这种进行性呼吸衰竭的表现是百草枯中毒,她们讨论后决定,要给陈某做个检查,排除一下这种万一的可能性。

  “虽说我们非常清楚这类病人的症状及病程进展,但症状相似并不能说明就一定是百草枯中毒,所以我们打算先不告诉家属。”

  6月14日,胡颖医生发出医嘱,一早就给程师傅抽一点血,再留一点尿做血尿的百草枯浓度测定。可奇怪的是,化验室只收到了血液样本,尿液标本根本没有收到!

  “当时我们都有点诧异,抽血是护士抽的,尿样是家属留了给工人收走,难道是他妻子忘了留尿样?”胡颖说,e世博线上娱乐澳门足球博彩更奇怪的是,他们问了当天的护士,发现陈某做“尿常规”的检验报告已经送回来了。

  也就是说,陈某当天要用尿液做两项检查,做“尿常规”的试管送出了,而做“尿百草枯浓度测定”的试管却不见。

  6月15日,护士亲自给陈某接了尿样送到化验室,没有经过他妻子的手。中午12点,化验结果出来,e世博线上娱乐尿百草枯浓度仍然有0.81 ug/ml,此时可以完全确定陈某是百草枯中毒了。

  民警在检查旷某手机时发现,旷某经常通过手机在网上查找“农药”、“百草枯”等相关信息,例如“什么农药能致死”、“吃了百草枯有什么症状”、“误食百草枯病例”,而第一次搜索是在今年的4月份。

  去年6月回到桐乡。由于琐事,两人经常会发生口角。“他经常跟我吵架,我觉得烦了,就有了‘不是他死就是我死’的想法。”

  旷某说,5月底她去买菜时,正好看见一家农药店里有人在买百草枯,想到自己在网上搜索到的信息,便也买了一瓶。但是农药有刺鼻的气味,旷某迟迟找不到机会下手。

  三四天后,陈某因为脚肿,去卫生院看病时医生开了7包中药。煎药时,一股浓浓的中药味儿飘散开来。旷某觉得,机会来了。

  在陈某煎第二包中药时,旷某趁其凉药汤的间隙,用手指挖了一点点百草枯农药后,往药汤里蘸了一下,农药便溶进了中药里。

  在药里面做了手脚之后,旷某特意观察他,可奇怪的时,陈某喝了“加料”的中药后却并没有什么反应。“难道买到假药了?”

  第二次下毒后,旷某将剩下的百草枯农药倒进了水池并用水冲掉,空瓶子则扔进了家门口的垃圾桶里。因农村的垃圾桶有清洁工人定期清理,所以她并不担心会被发现。

  下午一两点钟,陈某说肚子痛,旷某说,一定是吃错东西了。“他当时说,也没有吃什么其他东西,要么是中药有问题。”

  旷某说,她表面装得若无其事,心里却知道是农药起作用了。上吐下泻了两天后,陈某儿子带他去医院检查,却被告知急性肾衰!

  旷某说,她既想毒死陈某,又怕吃官司,所以在中药里下毒。百草枯的瓶子上写着“低毒”,她百度查过,人体服用过量百草枯会致死。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局设得再巧,终究掩饰不了狠毒的真面目。目前,旷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逮捕。